免费服务热线:0898-6688977

产品列表

冷库门国务院认定吉林德惠大火为严重责任事故
发布时间:2019-06-05 03:45

  ‡‡‡‡昨日上午,长春市政府卫生、环保、安监、消防及德惠市政府等多位新闻发言人向事故遇难者表示深切哀悼。 新华社发

  吉林德惠宝源丰特大火灾国务院事故调查组昨天在长春召开第一次全体会议。调查组组长、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局长杨栋梁通报,经初步调查,该事故为一起严重的责任事故。会上,吉林省省长表示愧疚和自责,长春市市长姜治莹做出检查

  杨栋梁代表调查组对遇难人员表示哀悼,对遇难者家属和受伤人员表示慰问。他提议现场人员起立,向遇难者默哀3分钟。杨栋梁说,目前事故现场的清理搜救基本结束,转入全面救治伤员

  经初步调查,该公司安全生产管理极其混乱,安全生产责任严重不落实,安全生产规章制度不健全,安全隐患排查治理不认真不扎实不彻底,且没有开展应急演练和安全宣传教育,事故初期紧急疏散不力,车间安全出口不畅等问题十分突出。“事故也暴露出地方政府及各有关部门监管责任不落实,监督检查不到位不得力。这是一起严重的责任事故。”

  杨栋梁说,遇难者大都是农民工,农民工的生命是宝贵的,但企业只是把他们当作廉价劳动力,不顾安全盲目追求利润,只是一味做工,他说:“不能眼睛只盯着税收。没有安全,谈什么发展?谈什么和谐社会?这是底线。”企业的安全生产主体责任不可逃脱,政府的管理和监督责任不可推卸

  目前,宝源丰禽业公司董事长贾玉山、总经理张玉申已被刑事拘留;企业账号已被查封冻结;全部执照已被吊销,并且实施了现场保护和资料封存

  针对公众关心的事故原因,杨栋梁说,这起特别重大火灾事故的直接原因目前还需要调查

  据杨栋梁介绍,事故现场最早发现遇难40多人,后来发现很多人的遗体都堆在车间门口,导致遇难人数一下增加到上百人。“而至于门当时是不是锁着,需要再调查,目前来看起码是门打不开、人出不来。”

  他要求,事故调查组要认真落实中央的部署要求,全力投入事故调查,还原事故真相,查清事故原因,分清事故责任,严肃追责。提交的事故调查报告要经得起历史检验。事故调查中,要加强与司法机关的配合,对渎职涉嫌犯罪的,无论是谁,都要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绝不姑息

  在昨天的会上,吉林省省长说,德惠宝源丰禽业有限公司特别重大火灾事故后果极其严重,影响极其恶劣,造成了重大人员伤亡,作为省长,我深感愧疚和自责。长春市市长姜治莹进行了情况汇报,并做出检查,他表示不会文过饰非、回避问题,要处理好善后,积极配合好调查组工作

  长春市政府新闻发言人赵显介绍说,德惠市和相关部门正在共同研究确定具体的赔偿事宜,将本着及时、公开、规范、透明的原则,加快确定赔偿方案,做到一个标准、一视同仁,以最快的速度发放给遇难者家属

  据介绍,事故中120名遇难者DNA样本采集已经全部结束,遇难者家属采集222人,并且已经完成104具的遗体核对。在经过DNA比对、调查组的审核后,遇难者名单不久就会及时发布

  新华社电 6月3日吉林德惠宝源丰禽业有限公司火灾发生后,现场的液氨罐处理问题一直比较棘手。6日,记者从长春市环保局了解到,事故现场原有的47吨液氨中,已经有42吨被成功转移

  据长春市环保局副局长叶欣蓬介绍,由于这些液氨罐体的焊装不合格,导致罐体和导管无法有效连接,因此罐体内的氨气一度在导出时非常困难。据了解,经过来自吉林石化等单位17名专家的共同协商和提前演练,事故现场处置液氨罐工作从5日14时许展开

  “经过14个多小时的工作,到今天凌晨4时30分,厂内三个大液氨罐里存放的液氨转运完毕,剩余的液氨还有5吨。”叶欣蓬说,“剩下9个小液氨罐里的氨气目前也正在处置,处置完毕后我们还将对厂区管道中残余的一些极少数量的液氨进行逐步的处理,安全方面绝不留死角,绝不留隐患。”

  长春市环保局发布的信息显示,5日,当地环保部门对宝源丰禽业有限公司周围进行监测,空气环境质量仍未出现异常

  据新华社电 “120人死亡,258人生还,77名伤者入院治疗,17人还没有联系上”近日,不少网民根据宝源丰禽业公司当日的“打卡数”,得出了事发后共有“17人失踪”的结论。记者6日在当地政府组织的新闻发布会上了解到,目前遇难者名单尚在仔细复查、核对中,长春市政府副秘书长赵显说:“调查组最后给出的人数会经得起历史的考验。”

  赵显并未承认“17人失踪”的说法。他告诉记者,120名遇难者的数字是在1.7万平方米面积上经过11轮地毯式搜索以后得出的。在人员搜救组工作的时候,对遇难者遗体的身份确认工作就已经展开。“我们对搜查到的120名遇难者逐一进行了DNA取样,对家属也做了血液的采集;再一个,我们对每一名住院者的住院治疗情况也进行了登记和补充。”

  “但是因为有些逃生人员已经回老家了,有些工人是临时用工,还有的工人可能当天是临时顶替他人在上班,所以给我们核查信息带来了许多困难和问题。”赵显介绍说,为了确认一个工人的身份,他们可能需要派几个人驱车几百公里去外地、外省进行多方的调查和了解

  在事发前,宝源丰26岁的员工陈薇薇说,她从来没有听说过“氨气制冷”,当然也从来没有注意到工厂里的氨气管道

  她所在的二车间有4个出口。北边是冷库门,东边是办公室门,西边有个消防通道门,南边是更衣室的门。火是从办公室门烧过来的

  陈薇薇说,西边的消防通道门,长年用一根“里面是铁链子、外面是塑料皮”的大链条锁锁着

  她记得只有一次门上没有挂锁,“应该是4月份,上面来检查,那个门就没上锁。”据她说,那天也没有人从这个没挂锁的门出入过。第二天这个消防门再次落锁,也没有人质疑

  陈薇薇觉得,她来宝源丰3个月,一直在勤勤恳恳干活。她很遗憾的一点,是公司从未进行过消防培训,她不知道氨气泄漏会爆炸。事发后她从火海跑出来,从厂外绕到更衣室附近的门去寻找丈夫,被警方制止:“要赶快走,有氨气,要爆炸。”她这才知道自己一直与危险为伍

  火灾发生时,班长喊着火了,她甚至都没当回事。“有次好像听说是电短路。”每次停电过五六分钟就来电了,她以为这次又是正常的“电短路”

  缺乏消防意识的还有二车间24岁的袁月平。他在火灾发生后,还和另外两个同事一起抬了5个人出来。直到警方赶来告诫“要爆炸了”,他才飞奔着离开。6月5日晚,这位在二车间生产线负责扒鸡胸的工人说,他来这个工厂才六七天,来的时候,“只有专门的人教我扒胸皮,没人教消防啊。”

  “不能眼睛只盯着税收。没有安全,谈什么发展?谈什么和谐社会?这是底线。”